荷二米

长篇的文会把文的名字打成tag可以直接去里面找长成这样的tag《你看的那篇文的名字》

哈哈哈哈哈


走微博链接吧


哈哈哈哈哈


loft真的行,很行都不行就是真的行

https://m.weibo.cn/7091105128/4402847757720212

我emmm无fuck

卡在了十八这条线上

对没错我就是未成年怎么了

我,我,我

我不拥有小周的表情包呜呜呜

哎明天借我家长的用吧

也不知道他们借不借给我

要是实在借不着就算了

毕竟是身份证这种东西啊!

如果不借的话那有喜欢的就直接拿着用吧


我现在真的好嗨!


荷二米:D:

这是后半张哒!

小周哒!

在微信上哒!做好了我会吭声哒!

好嗨哒!

哒哒哒 哒!

有兴趣吗!

我做了个表情包!

现在还在准备做上传的程序!

一共16张!

荷二米:D:

表情包哒!

这是前八张哒!

不可以用哒!

因为我要发到微信平台上哒!

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哒!

是小周哒!

做好了我会说一声哒!

我好diao哒!


       没有人磕小周和德云舍其他人之间的友情向吗!

       注意是友情不是爱情!除了老秦和

9c其他人和小周的友情也好啊!

需要我推荐友谊向的文吗?我前两天一直看来着!需要吗需要吗!lof神仙超多的!

(堂良)不施肥不浇水

周九良喜欢孟鹤堂。


        但这是个秘密,是个绝对不能说的秘密。


        周九良十几岁跟了他孟哥,今后的所有日子里都有这个人相伴。


        他孟鹤堂上台,有周九良。那时候,还年少的他紧张心底还有按耐不住的兴奋。因为他是他的搭档是他的团子。


        他们一起走过午夜没灯的小路,吃大排档吃的拉肚子,在旧CD店前躲过雨。也节衣缩食过,连着一个星期全是馒头配咸菜。也搬过桌子,扫过地,在不三不四的小店打工。也想过放弃。


        好在他们走下来了,没裂穴,也没转行做什么乱七八糟的工作。


         周九良干什么都有他孟哥。


         孟鹤堂干什么身边也跟个他。


         他孟哥结婚,他在。


         他拉着他挑礼服,问他“你说这身衣服陪你哥我不”他答“先生,您穿什么都好看。”他让他陪他挑戒指,说一个人挑不出来。从新娘手里捧的花,办婚事的地方,吃席聘的厨子...他都陪着他孟哥弄。


        直到大婚那天,新郎孟祥辉挽着新娘,大家都夸他们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他向女方家人介绍他“这是我的搭档,是这辈子与我最好的人,叫周九良。”有人起哄说以后最好的人可就不止一个了。大家笑,孟哥笑,他周九良也笑。


        但其实这句话,并不好笑,周九良想。如果换一个场合有人这样说,他可能会怼回去,可能会生气会难过。


        但在这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难受,在这个富丽堂皇、锣鼓喧天的现场,或许只有周九良一个人难过到想哭。但他不能哭不能难过,他没有这个资格。他因该用什么身份难受,搭档?朋友?熟人?弟弟?不管哪一个身份此时此刻都因该是为孟哥高兴的,为他送上祝福。所以他在笑,他一直在笑,笑到他感觉不到自己的脸了。他鼓掌,叫好,跟着起哄,说祝词。


        新郎抱得娇妻入洞房。


        而他,回到了他租的小公寓里。回到了他的小房间里。回到了他的龟壳里。


        他的爱情死了吗?没有。但是他把它永远的埋进了土里,不浇水不施肥,任这份情变质腐烂。


       他以为这些会随着时间分解,最后被分类为思春期荷尔蒙分泌旺盛导致的冲动。


       


她说,各自安好。


        他的孟哥泪窝子浅。这个女人,他们之间的曾经的爱情值得他落泪。


        你说孟哥爱这个女人吗,爱过,爱着这些只有他自己知道。周九良不知到他也不问。他只知到孟鹤堂留下的泪水中有属于她的。他也总算在孟鹤堂为这事难受是有理由难受了。


      “你难受什么呀。”


      “我看先生您难受我也难受”


        我看先生您为她难受我也难受




        索性孟鹤堂很快就走出来了,他们开始忙碌起来了。他们拿了冠军。他们出名了,他们有自己的专场,认识他们的越来越多。在街上走有人还会远远指着他们说“哎哟那不是那个说相声的孟鹤堂和他搭档吗。”


        但他走不出来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情这辈子都分解不了了,明明不浇水不施肥早就死在土里了,可它却比塑料还难降解,一直在周九良的心里搁着他。


        他曾以为那是年少不懂事,谁知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不是“只因见过太惊艳的人”,是因为,陪在他身边的是他孟哥是他的先生是孟鹤堂是孟祥辉。只要他叫他一声航航,那爱意又疯长出了新芽。


———————————————


我他🐎在写啥啊。哭了。这是啥啊。哎。“少年动心就永远动心”是《真想是真》里的。这首歌的歌词真的就是在写他俩啊,我的妈。其实堂堂原已婚人士这个挺戳我的,因为小先生一直是一个人。而且我真的觉得如果堂堂和那个女人没有一点感情那为什么两人要结婚,当然过去的总要过去。

你不会是和我走进婚姻殿堂的人。

你是一定要和我走过一辈子的人。


    

想象不到的快乐🍑真好

画了好长时间结果还是没赶上难受。

弱弱的问一句这不算涉黄图片吧

荷二米:D:

【神执玫瑰】


呜呜呜晚了,我也想上ED,结果赶都赶不上。暴风哭泣。

还有机会吗,等下一次嘉嘉出场,还有机会吧。说不定就~

官方爸爸看我!(卑微)

求您了,七创爹。

满足我一下,好伐(卑微x2)